看著妳在鋼琴課裡哭訴著只有青少年才會有的煩惱,我突然憶起年少時的自己。

這樣的特質搞不好就是所謂的”powerful spiritual being”的特質,年少時總是無法接受自己的狀態,總有排解不完的情緒。雖然我並不知道如何幫助妳停止流淚,但既然妳這麼愛我,我陪著妳哭⋯

雖然我對妳說話的語氣有時候是這麼的嚴厲,妳也總是大聲抱怨:「我怎麼彈妳都不滿意,妳永遠都在挑我的毛病!」我:「我是妳的老師,挑毛病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啊!難道要我隨隨便便就放過妳?」

師生互相吵架的鋼琴課,妙絕了!

親愛的從國小畢業嫌棄我呼妳小朋友的「中朋友」,請記得我也是很愛妳的。

發表迴響